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这个日式物语不太冷 和风遇月

第一百八六章.你说这世界上有...(8000字目标达成!)

    反正生意也不好,秋山彩音干脆把北川寺请到柜台边:“其实北川君你这件事也算问对人了,孩童失踪这个案件我就是当初的当事人之一。”

    当事人之一?

    北川寺古怪地看了一眼秋山彩音。

    当事人不都失踪了么?怎么这里又冒出来了一个当事人?

    秋山彩音也发现自己说错话了,她干咳一声,接着用力地摆了摆手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北川君。我只是说,当年我也和花泽他们做过游戏你看,就是那个捉迷藏游戏嘛。”

    北川寺神情一动,颇感意外地说道:“秋山小姐的意思是你当初也经常与那四个失踪的孩童夜晚偷偷溜去御川小学吗?”

    “嗯”

    秋山彩音下意识地压低了声音:“这件事其实就我父母知道,就是花泽他们失踪的那天晚上,那天我从院子里面溜出去的时候被我老爸逮到了,然后他们狠揍了我一顿,把我关进家里之后我就听见花泽他们父母联络到我父母,让他们帮忙”

    “毕竟我们这里是想比外界要封闭许多的小镇子嘛,大家其实都很熟悉了,出这种事情肯定是会去帮忙的。”

    秋山彩音揉了揉太阳穴:“这件事情给我的印象太深了,所以我现在都还记得很清楚。幸好我那天没出去,不然我估计也会变成失踪的一员。”

    “出事第二天就陆陆续续有住民放弃了,还没有放弃的也就花泽他们的父母了。”

    “在那之后警察过来又搜索了三天,最后宣布搜救失败,花泽他们也正式被列入失踪者当中。”

    “接着已经废弃的御川小学周边就经常出现小孩子失踪的事件,对吧?”

    北川寺突然开口道。

    秋山彩音意外地看了眼北川寺,倒是没有想到他竟然调查的如此清楚:“嗯,正如北川君所想的那样,在孩童失踪事件发生后,经常路过御川小学那条路的几个小学生,也离奇失踪了,再接着大人们就请来了高僧,听说好像是将御川小学给封印了,在小学的玄关大门上面还贴满了各种符咒。”

    正当秋山彩音还打算说什么的时候,北川寺又开口问道:

    “在发生失踪案件之前,小镇中没有发生其他异常的事情吗?”

    “其他异常的事情?”秋山彩音目露思索之色,她有些不太确定地喃喃自语着:“你这么说似乎还真的出过一次奇怪的事情只不过那件事给我的印象不是特别深,所以我忘记了,但记忆中好像是与我们这边非常有名的河神‘御川神’有关。”

    御川神?又是御川神?

    北川寺面色变幻。

    本来他以为御川神不存在,但秋山彩音的话,又将已经有些清晰的事件脉络导向迷雾中。

    秋山彩音偷偷看了一眼思考中的北川寺。

    北川寺的脸越看越耐看,确实特别帅气。

    她咬咬牙,像是下定了决心:“若是北川君不嫌弃,我这边工作结束后,也可以带你去看看已经废弃的御前小学。”

    呃

    北川寺愣了愣,露出几分没有想到的表情。

    这个女生怎么回事?

    自己也就刚认识她不久吧?怎么突然就毛遂自荐了?这也太痛快了。

    他甩甩头,将杂念抛出脑外,随即继续说道:“如果秋山小姐方便的话,这自然是再好不过的。”

    这种便宜不占白不占。

    且北川寺自以为自己并不是什么坏人,就算秋山彩音对自己不太防备也没有问题。

    “唔我下班的时间大概是七点钟,还有一个多小时,北川君可以先去其他地方逛一逛,到了时间之后我给你发信息。”秋山彩音见北川寺答应,稍微思考后说道。

    “这是当然的,我接下来打算去镇里面的图书馆看看。”

    “那我们到时候再联络吧。”

    “好。”

    与秋山彩音说好后,北川寺拎着小木盒出了和菓子店。

    前往图书馆的过程无需赘述,北川寺按照地图的指引来到镇立图书馆前。

    看着面前这纯木料搭建,看上去颇有年代感的图书馆,北川寺心中一动。

    说不定还真能在这里面发现当初的一些线索。

    还有秋山彩音所说的御川神那又代表着什么难不成这个世界确实存在神明精怪?

    北川寺想着就进入了图书馆。

    图书馆分为上下二层,图书管理员是一位秃头大叔。

    这个镇立图书馆应该许久没有来新书了,北川寺随手从书架里面抽出一本书,都能看见上面的纸张已经开始氧化泛黄,字迹也只不过是刚好能看清楚而已。

    “不好意思,我想问一下,报纸新闻区域在哪里?”北川寺来到秃头大叔面前问道。

    “往二楼去,最里面那一排放着的就是了。”秃头大叔抬了抬头,他看了一眼北川寺又继续说道:

    “您是来御川的游客吗?”

    “嗯。”

    “若是游客的话,我比较推荐一楼的指南喔。”

    “不用了,谢谢。”北川寺谢绝了秃头管理员的好意,走上了二楼。

    与不怎么样的外观一样,图书馆不管是一楼还是二楼都无人造访,但书架却出乎意料的没有堆灰,想来这也是那位秃头大叔工作态度认真吧。

    北川寺绕开低矮的书架,向内走去。

    面前是摆放得整整齐齐的新闻报纸,只不过这里的新闻报纸与岛路市立图书馆中的新闻报纸总量根本比都不能比。

    有关于这座偏僻幽静小镇的新闻似乎很少很少。

    但这同样也节约了北川寺的时间。

    北川寺扫视着面前的报纸,一张一张向下排除。

    举行的祭典,昔日的活动,轰动一时的木雕得奖

    对北川寺来说,这些新闻都没有多大的用处。

    嗯?

    正在急速翻阅着报纸的北川寺手指一停。

    ‘御川镇孩童失踪事件!’

    以巨大黑体字占据了大半版面的标题吸引了北川寺的注意力。

    “这应该就是网络上流传的扫描版本体”

    与北川寺在网络上搜索到的报纸扫描版一样,失踪的孩童头像模糊了。

    但在孩童头像底下的姓名却比网络版要清楚的许多。

    到了现在,北川寺终于知道那天在救出佐仓澪她们的时候,所阻挡自己的那几个熊孩子的姓名。

    四个失踪的孩童分别是花泽拓也、佐藤秀中、井田悠二、花山院纯。

    三男一女。

    具体的案发过程与结束跟秋山彩音所说的差不多,所以这里就不用继续描述了。

    但跳过孩童失踪事件,在报纸的右下角,北川寺又发现了一个小小的标题。

    ‘溺死的孩童?御川神作祟?四名孩童情绪不安定,恐与这一次的失踪案件有关。’

    “嗯?”北川寺手指一停。

    御川神作祟?

    难不成秋山彩音所提到的御川神作祟就是指这件事情吗?

    依照着报纸之上的打印字迹,北川寺继续向下看去:时间发生在孩童失踪事件的一个月前一御川孩童在放学下课后与朋友在玩闹中不慎被朋友推进水中溺死。由于涉事孩童年龄过小,不构成刑事责任,所以不予追究为了不影响孩子们成长,且应其各自父母的意愿,这里不予报导孩子们的名字。

    “暂不报导名字?”北川寺放下手中的报纸。

    失踪的孩子,溺死的孩子四名孩童情绪不安定御川神作祟不予追究责任

    原来如此。

    北川寺终于明白为何秋山彩音说记不起当初的事情了。

    那并不是记不起,而是大人们对‘御川神作祟’这件事都含糊其辞。

    因为同样作为御川小镇的住民,这种类似于‘那家小孩杀害了那家小孩并且几家人还闹上官司’的丑闻,自然不好让还是孩子辈一级的秋山彩音所知道。

    所以那个时候的大人们就用上了‘御川神作祟’这个词来糊弄当时的小孩子们。

    但其实每个小镇上的居民都清楚,这其实根本就不是御川神作祟的问题。

    小孩子之间的玩闹促发了悲剧。

    而这一悲剧被全体御川人无视准确的说是全体御川人站在害人者一方。

    而那四名情绪不安定的小孩子则大概率是花泽拓也他们。

    那么有没有这么一种可能性?

    无法追究的责任以及全镇人的漠视、对这件事的观望态度促使了溺死孩童家长的恨意。

    在那浓郁的恨意中,又逐渐演变成了杀意。

    这位家长在花泽拓也这几个小孩子进入御川小学捉迷藏时将他们诱拐杀害。

    这也能解释为何北川寺在御川小学那个灵域中看见那几个孩童怨灵时,他们身上破破烂烂的伤口。

    根本就不存在御川神,单纯只是人为的杀害。

    可若真是那样的话,当时的警察应该也会首先怀疑那位溺死孩童的家长才对。

    毕竟他有足够的杀人动机。

    “但调查却没有成功。”

    按道理来说这是不可能的,有计划有目标的杀人案件,只要警察有心去调查,自然而然就能顺藤摸瓜将一切都给弄清楚。

    北川寺揉了揉眉心。

    “但仅仅是现在这样的调查进度,也能解释出前面的一部分疑惑了,况且”

    北川寺目光深邃,他放下报纸,出了图书馆的同时给某个人打了个电话。

    联络了秋山彩音后,北川寺与她并肩走在御川河边的一条废弃已久的坡道上。

    “这里就是以前通往御川小学的坡道,北川君你看,这两边其实都还种有樱花树,只不过发生那件事情后就再没有人来这里赏樱了。”

    秋山彩音为北川寺介绍着。

    “嗯。”北川寺简单地回应着。

    现在天色已晚,北川寺需要打着电筒向上走。

    周围寂寥无比,道路两边的樱花树远没有白天的秀丽,拿着手电筒照射过去,枝丫互相交织有种莫名的狰狞可怖感。

    “哈”秋山彩音吐出一口白气,有点奇怪地嘟囔着:“怎么回事?气温怎么突然变冷了?是错觉吗?”

    是的,正如秋山彩音所说的那样,现在寒意渐渐溢散开,仿佛时间又回到寒冷的一月一样。

    可北川寺并不在意,他默不作声地继续向上攀登而去。

    相信在御川小学那里,会有他想要知道的答案。

    北川寺与秋山彩音一前一后,两个人没走多少步就走到目的地了。

    这毕竟只是小学的坡道,自然也不可能修建太高。

    而好不容易翻越过坡道后,映入两人眼帘的就是已经有些扭曲变形的钢丝栅栏。

    在这变形扭曲的栅栏之后,就是阴沉沉压在斜边的旧校舍。

    那一团可怖的建筑阴影,或许就是御川小学。

    “我已经好多年没有上来过了,没想到当年整齐排成一排的铁丝栅栏竟然变得扭曲变形了,这也太奇怪了北川君,你说这个世界上该不会真有鬼吧?

    秋山彩音像是故意想要吓唬北川寺,刻意开口道。

    对此,北川寺也只是看了她一眼:“整齐的铁栅栏变成现在的样子肯定是有原因的。”

    他语气平淡地分析道:

    “就我所知,御川小镇这几年发生过地震,估计是那几次小范围地震改变了栅栏原本的位置,拉扯的力量让铁栅栏变成先如今这个样子的吧。”

    “哎?真是扫兴,北川君,你难道不相信这个世界上真有幽灵吗?”

    秋山彩音撇撇嘴。

    作为御川的常年住户她当然知道北川寺的推论没有错误,但对方说这话未免也太不解风情了,这就让她忍不住有些埋怨。

    她这话刚一说出口,却没想到北川寺突然以一种格外认真的表情看着她。

    他的目光深邃,看得秋山彩音头皮发麻,他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这个世界上确实有灵的存在。”

    有山风呼咻一声吹过,北川寺的声音在风声中听起来竟是那样恐怖诡异。

    森冷的寒意弥漫上秋山彩音的背脊,她面色微变,竟然觉得刚才还算容易相处的北川寺竟是如此可怕。

    “秋山小姐,请放心,我没有对你做任何事情的想法。”北川寺冷淡地说完这句话,重新扭过头看向栅栏之后的御川小学。

    他寒冷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

    “只是这个世界上确实有怨灵的存在。”
快3网 快3网 快3网 快3网-欢迎您 快3网-1分快3彩票 快3网 快3彩票网--1分快3彩票_欢迎您 快3网_1分快3彩票 快3彩票 快3彩票—1分快3彩票 快3网-1分快3彩票 快3彩票-1分快3彩票 快3官网-1分快3彩票 中兴彩票 快3彩票-1分快3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