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登基吧,少年(红楼之开国篇) 雁九

第三百一十三章 人心易变

    霍顺心中有了猜测,却没有找霍大伯与霍五求证。

    血脉重要吗?

    不说别人,就说霍五、马寨主、杜老八等异性兄弟,也不比其他人家亲兄弟差。

    再说邓健,只是童养婿,可与邓老爷之间比寻常父子之亲都融洽。

    只看霍五对南山霍氏族人与滨江霍氏的不同,就能看出在他心中是有远近的。

    南山村诸霍是一家人,所以霍五照顾孤寡,留霍六婶、妞妞在太尉府,待虎豹、石头等人如自家儿孙。

    对滨江霍氏,则像跟亲戚走动。

    霍顺想明白了,就拿起这张纸,点火烧了个干净。

    几辈子之前的隐情,没有必要眼下求证撕巴明白。

    要是揭破此事,霍六婶就不好继续依附太尉府。

    还有小一辈的联姻,霍邓联姻、霍于联姻、霍安联姻,都要褪了成色,容易让人说嘴……

    如今滁州军势头虽好,可没有到尘埃落定之日,危机始终存在。

    身为霍五亲族,霍家人真正为滁州军能做的不多,那就尽量别拖后腿。

    霍五还不知霍顺这个侄儿心思通透,通过诸霍子弟名字就推测个差不离。

    不过也就是霍顺这个年岁,知晓各家长辈名讳,换做是石头、虎豹兄弟,知晓高祖名讳,自己这房曾祖、祖父、父名讳,哪里会晓得其他房头伯叔曾祖名讳?

    至于外人,更不会是想到霍氏血脉还有隐情。

    至于为什么滨江霍氏按照范字起名,南山村霍氏起名没有排序,大家也能想明白。

    南山村霍氏是农户人家,大名起周全了都不容易,哪里还会想着范字不范字。

    至于滨江霍氏,却是书香门第、乡绅人家,族谱可以追溯到几百年前,自是有自己的范字。

    其实在外人看来,霍五与滨江霍氏认亲,更像是给自己面上添彩。

    实在是屠夫的出身不体面,才与滨江霍氏认亲,好打着“名门之后”的旗号。

    起码在滁州地界,霍氏还是有人认的。

    滁州军进金陵,私下里念叨霍氏粗鄙的人家不是一家两家,只是没有人敢拿到台面上。

    如今霍顺回来,太尉府放出要给他择继室的消息,霍家的根底又被人拿出来念叨一回。

    *

    贾宅。

    甄氏因保胎的缘故,卸了管家事务。

    只是她在家是长女,出门子就是长媳,惯是张罗事儿的。

    之前甄家就抱了与滁州军联姻的心思。

    作为金陵有名的士绅人家,他们也觉得自己有这个资格。

    只是读书人想的多,即便滁州军看着上下齐心,在他们眼中也少不得上面头目勾心斗角,为了忌讳不想与其他元帅府联姻,将目标放在了太尉府这边的关系。

    结果霍五父子这边没戏,霍氏亲族那边又白折腾一场。

    如今金陵城里说起甄家那位“宜男”的二娘子,都当成了笑谈。

    偏生那个时候,马寨主择了史家二姑娘为继室,杜老八择了郭家女。

    甄家上蹿下跳一场,什么也没捞到。

    甄二老爷还与霍洪这个昔日师兄弟疏远了,很是得不偿失。

    贾甄氏作为出嫁女,也受了牵连,很是生了一肚子闲气。

    她素来以娘家为傲,不觉得是娘家势利钻营,只当是丈夫、小叔子不尽力牵线。

    等到马寨主择了史家,贾甄氏将史家也怪上了,只当是史家算计,自己小叔子对亲家比对甄家更好。

    甄家与贾家平素往来最亲近,也贾演的岳家,论起来与贾源没有什么关系。

    史家却不同,史今是贾源至交好友,两人还约定为儿女亲家。

    之前有王氏这个继母压制,贾老爷也是个偏心的,兄弟两个相互扶持;如今情况又不同,贾源存了私心也寻常。

    如今是太尉府放话,太尉大人堂侄儿要续娶,贾甄氏就上心。

    史家先一步与滁州军联姻又如何?

    马寨主又不是霍家人,异性兄弟就是挂个名,哪里比不得血脉亲近?

    在她看来,一个鳏夫,一个再嫁女,这霍顺可不正是给自己妹子预备的?

    至于甄家之前放出话,差点将甄二娘子嫁给霍大老爷之事,也是时过境迁。

    一个是娇嫩少妇,一个年将花甲的老翁,本就不匹配。

    只是她也明白,自己再上心,也搭不上话,还要靠丈夫从中斡旋。

    如今史今与贾家兄弟马上就要出发往太平府,这两日都是早出晚归。

    等到贾演回来,贾甄氏就殷勤小意,提及太尉要给霍顺续娶之事:“怕是不少人家都惦记着,大爷要不要与二叔商量商量看?”

    贾演闻言,却是皱眉:“顺公子比我还年长,与贾溪年岁不合适……”

    贾溪,就是贾演的继母妹。

    贾太太不慈,如今在祠堂礼佛;贾老爷去年中风,如今卧床养着。

    贾演、贾源兄弟去年三月被除族,十月又归宗。

    贾演身为元嫡长子,接掌了贾家,下头弟弟妹妹的嫁娶,也就成了贾演之责。

    贾太太王氏所出两子一女,年岁大的一子一女都被王氏养废了。

    贾三之前在知府衙门做文书,大肆敛财、收受贿赂,等到滁州军进城后追责,就被罚入苦役营。

    去年贾三跟着修城墙。

    等到城墙好了,贾三又跟着开始修缮官道。

    如今也算是数着日子苦熬。

    除了罪大恶极之辈,其他充入苦役营的,滁州军允许家属交银赎罪。

    只是为了达到惩戒的目的,银赎之前也有期限。

    有的要服满一年准赎,有的是满三年准赎。

    贾三的案子里虽涉及人命,可是他不是主谋,就是服满一年准赎。

    如今过去半年,到了年底贾三才能回来。

    贾三不在,贾三之妻在外头宅子里,如今在贾家老宅的还有贾溪与贾四。

    至于贾溪这位小姐,也是被王氏教养的自私自利,眼高手低。

    她知晓自家母亲慢待两位继兄,自己对两位异母兄长也缺了敬意与亲近。

    之前两位异母兄长被撵出家门,也不乏她在其中推波助澜。

    毕竟对她来说,以后是异母兄长当家自是比不得胞兄当家。

    没想到最后落得一场空,这个贾溪小姐的日子也不好过。

    甄贾氏最是记仇,连带着公公都没有磋磨,还能落下这个刁钻的小姑子?

    等到后来贾源之妻当家,没有特意为难小姑子,可也没有特意照顾。

    倒是王氏出幼子贾四,性子厚道,年岁与贾代化相仿,如今还在读书。

    贾演骨子里带了清高,本就不看不上裙带关系,别说是异母妹妹,就是胞妹,也不会想着联姻。

    贾甄氏待丈夫否了小姑子,才拿着帕子道:“那二娘呢?虽比二娘大了些,倒也算合适!”

    贾演定定地看着妻子。

    去年因为甄家这位二娘子,霍大老爷折腾的一出,外头知晓的不多,贾家兄弟却是晓得的。

    虽说霍五没有当着他们兄弟的面说什么,可是霍大老爷随后搬出太尉府,就是霍五对这件事的表态。

    甄家那边,因也这个缘故,彻底被太尉府无视。

    贾演兄弟很是尴尬,好不容易半年过去,甄贾氏又提及?

    这不是笑话是什么?

    之前曾与老子议亲,这回说给儿子?

    天下就剩下一个女子不成?

    贾甄氏被看得不自在,贾演摇头道:“二姨再嫁之身,不合适……”

    霍顺虽是鳏夫,却没有儿女,做继室除了名份上差点,内里却是实惠。

    又是霍五亲堂侄,多少盼着与太尉府联姻盼得眼红的人家都等着,哪里会轮到甄家一个再嫁之女?

    贾甄氏听出了丈夫未尽之意,带了不快道:“怎么就不合适?二弟是太尉大人旧友,就是霍家长房早年在金陵也得过咱们家照顾,难道他们富贵了就不认人了?还是二弟存了私心,宁愿扶持史家,也不愿甄家再进一步!这防的是哪个?大爷也长点儿心……”

    贾演太阳穴一跳一跳。

    这大半年来,随着滁州军进金陵,贾家兄弟两个都投到滁州军麾下,类似的话贾甄氏就嘀咕了几次。

    贾演只当是妇人小气,眼热小叔子与太尉府那边关系更亲近。

    可眼下这话中,却是对贾源怨愤颇深……
快3网 快3网 快3网 快3网-欢迎您 快3网-1分快3彩票 快3网 快3彩票网--1分快3彩票_欢迎您 快3网_1分快3彩票 快3彩票 快3彩票—1分快3彩票 快3网-1分快3彩票 快3彩票-1分快3彩票 快3官网-1分快3彩票 中兴彩票 快3彩票-1分快3彩票